记得有一次去太湖开会,开会和住宿都在同一个别墅度假村。我安顿好住宿之后,准备前往会场看一看,就问了问服务员,服务员很“热情”地告诉我,就在前面。但是我向前走还是没有找到,于是我又再问了问另外一个服务员,她又随便指了指前面,可是我还是没有找到,当我遇到第三个服务员时,她又指了一指相反的方向,我真是给搞糊涂了,最后还是靠自己终于找到了会场。难道度假村的服务员都不知道会场在那里吗?我认为当然不是,显然还是人为的作怪。

“波利看着他,非常小心地移动着,从口袋里掏出他两天两夜来一直随身带着的短管手枪。他双手举起枪,对准亨利的后脑勺……”让我告诉读者,波利是一个八岁男孩,他扣动板机的手枪对着的是代表美国法律的最高执权者,司法部长亨利·德宁。我手中正读到长篇小说《骗局》的这段尾声,它把我紧紧扣着的心弦彻底绷断了。小说作者:当代美国作家迈克尔·维费尔,我第一回知道他的名字当然也是第一次读他的作品。小说译者:杨晓蓉、于群、李霞,我读了一半才知道,译者于群是我正在就读的南京大学新闻系研究生班的最不爱说话的同班同学,毕业于武汉大学英语系,某官方宗教机构的英语翻译。除了这部小说本身以外,我再也不知道其他什么了。我把选择最优良的译本当成我阅读外国小说的习惯,好的和差的译本读起来差别可大了。《骗局》的语言明快流畅得一如流水行云,他们所蕴涵的情节及意思又是非常生动、非常深刻、非常感人的。也许一个读者在阅读即使像海明威这样优秀作家的小说时,压根儿就迷在了作品的情节和艺术中,而把译者忘得一干二尽,甚至看都没看译者的名字。是不是常常这样呢?在和于群关于《骗局》的闲聊中,我直接知道了翻译一本小说所历经和别人无法感受的那一份快意、辛

澳门黄金城电子网站

劳和超过所有读者的感动。她调动了她全部的与小说人物感同身受的人生体验、情感和思想,调动了她对于美国文化和生活方式的所有感悟,至于英语小说翻译本身的技巧性问题和难处就不用说了。这使我更加认识到了译者与作家同样的创作价值,对于一部翻译小说来说,它是作者和译者心智的二重唱,而与之默契的读者便是心智的倾听者。我们来用这种默契倾听一下《骗局》的故事情节:亨利在任一个地区的检察官时,与做律师的女友佩吉以及别一对情侣在一所湖边别墅里寻欢作乐,在一陈疯狂的吸毒与群交之后,失却理智的亨利出于自卫被迫打死了那一对情侣中的男的,接着又杀人灭口枪杀了那个女的。然后他伪造了作案现场,用强盗入室抢劫、强奸杀人的假象骗过了警方,骗局由此残酷地展开。风度万千、能力过人的亨利后来当上了司法部长。当他得知他雇佣的黑手党杀手维多里奥,一个不得不陷入此道却又极富正义感的硬汉,非但没有杀了他生怕成为后患的佩吉,反而和这位唯一的亨利曾经杀人的见证人隐居在一块时,便指使联邦调查局和黑手党官匪双方杀手,去追杀维多里奥和佩吉以及与此相关的知情人。在经过一次又一次血腥杀戮,掩埋了一具又一具尸体之后,亨利与美国黑手党党魁卡洛·多纳蒂,相约在那不勒斯海湾一片偏僻的四周围着灌木和大树的开阔地上,佩吉和她饱受这场灾难惊骇与折磨的儿子波利,在经过揪心撕肺的离别后,也万般无奈地被安排在这死亡地带会面。

本文地址:http://www.parocks.com/jiebaobifenwang/jingcaibifenban/202109/5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