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士(10名):邹涛、冀先生(硕士、资深日本导游)、钟先生(江西籍,私营企业主)、其他待选。

家里订着“家庭医生”杂志。昨天到了新的一期。杂志上所有关于心肌梗死的文章,都会引起我的注意,因为母亲死于心肌梗死。而这期里面一篇题为“痛在腹部的心肌梗死”的文章,更深深地勾起了我的心痛――文章中所述的心肌梗死非典型症状与我母亲一模一样,可怜的母亲是死于误诊!文章说,“将近有半数患者,尤其是老年人,心肌梗死的临床症状不典型,首先出现的是急性腹痛、腹泻、呕吐,常易被误诊为胃肠炎、胆囊炎、胃肠穿孔等,而做心电图检查可发现是大面积心肌梗死。”母亲是去年6月5日下午突然患病的。那时,母亲家装修,母亲临时住在我家。那天是星期天,我和老伴开车出去去买车坐套,母亲叫我们顺便为她买件夏天穿的汗衫。下午5点多回家,小保姆说,“奶奶病了,赶快去医院!”只见母亲伏在方桌上,手捂着肚子,疼的一头大汗。母亲说,下午我们走后,她就一直拉肚子,并且肚子疼的很厉害。现在回忆起来,这些天母亲就一直拉肚子,母亲还一直说是不是小保姆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酱兔腿不新鲜了。看来,母亲的病在几天前就有症状了。我立刻开车把母亲送到离家最近的一个大医院。(我真的不知道母亲患的是急性心肌梗死,心肌梗死病人必须绝对平卧,等待急救!)急诊室接诊的是一位年轻的女医生。女医生一开始就做出了错误的诊断,叫母亲去肠道门诊!看着母亲痛的一步都不能走的样子,我央求医生,快别折腾了,就在这里看吧!女医生给母亲看病的第二个错误是叫母亲去照X光!这时的母亲哪里还能动啊!我小心地搀着母亲去做了透视,这时母亲已经痛的开始大叫了。女医生诊断是肠胃的毛澳门黄金城电子网站病,开了一个消炎止疼的吊瓶。我为母亲在旁边的临时病房租了个床位,开始打吊瓶。这两个多小时,可能是母亲一生中最痛苦的时间,母亲不断嘶声喊叫着,一次次叫我去找医生给她打止疼针。两个小时过去了,母亲的症状不断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重。就在这个时候,医生换班了,原来那个女医生换成了一个年轻的男医生。男医生来到母亲面前,看了症状后,立即为面前做心电图。我看到男医生在看心电图时,脸色立刻变了:“大面积心肌梗死,马上抢救!”这时,距母亲来医院已经近3个小时了,3个小时的误诊,夺走了母亲的生命!我埋怨我自己。如果我有这方面的常识,我在几天前就会发现母亲发病的征兆,这时去医院会赢得更多的时间。如果我有这方面的常识,我在母亲发病时,会让她静静地躺着,静静地等待120急救车的到来,这样,母亲生的希望会更大一些。如果我有这方面的常识,我会建议医生立即送母亲去重症监护室,在第一时间实施抢救,把母亲从死亡的边缘拉回。但,在这方面我一无所知,我的无知耽误了母亲。我埋怨医生。如果医生在第一时间正确确诊的话,母亲会很快就进入重症监护室接受抢救,母亲很可能与死亡擦肩而过,重新回到我们中间。如果医生在第一时间正确确诊的话,母亲绝不会遭受这么大的痛苦,她那捶足顿胸的嘶喊,至今还让我心悸。如果医生在第一时间正确确诊的话,母亲也许现在还活在这个世界,她会去孙女家看重孙,她会和以前那样期待着2008年的奥运……但,医生确实是误诊了,医生的误诊丢掉了抢救母亲生命的最珍贵的3个小时!要知道,抢救心肌梗死病人,甚至一分一秒都是非常珍贵的!母亲被确诊为心肌梗死后,就被立即戴上氧气面罩,推到了4楼的重症监护室。我们经过了30多小时的心惊胆战的等待,母亲终于走了。其实,在男医生宣布母亲为心肌梗死的那一刻,我就意识到母亲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立即给远在威海的哥哥打了电话,让他马上赶回来。母亲是很配合医生治疗的。在刚进医院医生不能确诊时,母亲主动介绍自己以前有过胆病,有过胃病,就是没有说自己有严重的心衰!母亲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离世,在我进入重症监护室看她时,她甚至还让我回家拿她的内裤,她说小保姆知道内裤放在哪里。我说我哥哥来看你了,因为开了一夜车,现在正在休息。母亲说,大老远你叫他来干什么……没想到,这竟是母亲最后的话,而说完这话母亲便昏迷了,再也没有醒来。母亲走后,许多人都来安慰我,说80岁也算高龄了,活的值得。说母亲患这病突然走了,没有痛苦,这是她的福。我知道,这都是说给我听的好话,而在我心中“被误诊”这一阴霾却始终不能散去。人已经走了,我也不会去找医院了,但这致命的误诊却成了我最大的永远的心痛!附:我在母亲去年去世当天的早上写的一篇文章:《母亲在与死神搏斗》深夜,ICU(重症监护室)门外灯火通明,门外站满了病人的家属,人们都怀着焦虑的心情急切地等待着里面的消息。我的心一直在剧烈跳动,有几分紧张和害怕,但更多的是期盼,盼望着母亲早日平安归来。母亲进ICU已经整整两天了。两天来,她一直在坚强地与生命抗争,与死神搏斗着。母亲的病发生在星期日的下午。母亲家装修,这些日子一直住在我家。母亲想买一件夏天在家里穿的衣服,我和太太去看母亲房子的装修情况,又去佳世客买母亲的衣服,回到家已经6点了。一进门小保姆就喊,你们怎么不开手机?奶奶病了!母亲已经穿戴好了,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等待我们拉她去医院。母亲说她胃痛的厉害,又非常恶心。我们都觉得母亲是得了急性肠胃炎。到医院,母亲已经非常虚弱了。腹部剧烈的痛疼使她大汗淋漓,大声喊叫,我从来没见母亲痛的这么厉害。验血、肠透,一切都是围绕消化系统诊断的,怀疑胆囊炎和胰腺炎,用了止痛药和消炎药。但500毫升的吊瓶打完了,母亲的病不但没有见好,饭反而愈加厉害。医生怀疑是心脏出了问题,立即做心电图。心电图显示大面积心肌梗塞!这时候,母亲到医院已经三个小时了。医生和护士立即把母亲推进了抢救室,开始了手忙脚乱的抢救。就在瞬时间,母亲出现了休克,血压降到了80/30,大夫与我说,80多岁的人发生心肌梗塞一般很难抢救,你们要做好思想准备。从一般的胃痛到不可治愈的心肌梗塞,这是个多么大的落差,一般人都难以承受。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脑子瞬间一片空白。一个鲜活的人,就这样突然失去

本文地址:http://www.parocks.com/jiebaobifenwang/bifenwangzhunma/202109/69.html